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悠闲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重生之征战岁月最新章节

第一部 松花江上 终章 建国(新书《刀芒》即将上传)

重生之征战岁月 | 作者:柳外花如锦 | 更新时间:2017-07-07 02:20:20
推荐阅读:逍遥小书生武将版三国校园花心高手临高启明铁骨傲剑天穹极品女仙美女请留步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丐世神医
    独立师部队在北美战争的最后阶段,加入战场,却连下两国首都,接受两国首脑的投降,后来居上,出力不多,收获不小,肯定会让德军高级军官们心里非常不舒服,特别是隆美尔,肯定憋屈到了极点!

    这种憋屈的情绪,如果得不到释放,就会演变成怨恨,唐秋离可不想让隆美尔怨恨自己,对于这些虚名,唐秋离并不怎么在乎,同样,独立师各级将领们,对于虚名也没有什么兴趣儿,拿到手的地盘儿,才是干货。

    唐秋离觉得,有必要给希特勒和隆美尔一些心理补偿,现在,加拿大总理麦肯齐,美国总统杜鲁门都在自己手里,何不举行两场规模宏大的受降仪式,让麦肯齐和杜鲁门在受降仪式上,公开递交投降书?

    唐秋离知道,希特勒喜欢这种调调,这位爱出风头的德国元首,高高在上的看着加拿大总理麦肯齐,美国总统杜鲁门向自己麾下的将军递交投降书,心里肯定爽翻了天!

    唐秋离此举,是给希特勒和他麾下的将军们,一个天大的面子,隆美尔指挥一支机械化装甲部队,往德卢斯方向急进的情报,已经摆在自己的案头,他知道隆美尔急三火四的往德卢斯赶来,为的是什么?

    自己占了便宜,却让盟友不爽,连骨头带肉,一口吞下,汤都不剩,吃相极为难看,以至于让盟友心存怨恨,心生间隙,埋下以后翻脸的隐患。是脑残的日本人,经常干的事儿!

    唐秋离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他把自己的想法,变成了行动。发电报给希特勒,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并且提出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加拿大投降仪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美国政府投降仪式。

    战胜国双方的受降指挥官,德方应该是在北美战场上,立下卓越功勋的隆美尔元帅。非他莫属,中方则是独立师的第二号人物,副师长刘铁汉上将,自己和希特勒当然会参加。

    在唐秋离的心里,加拿大总理麦肯齐代表加拿大政府的投降仪式,倒是无关紧要,紧要的是美国总统杜鲁门代表美国政府的投降仪式,能够亲眼见证,一个在后世横行无忌的霸主国家。在现实的之中向自己投降,应该是一件很值得一辈子回忆的事情。

    希特勒以最快的的速度回电,在电报里,希特勒不吝溢美之词。称赞唐秋离想得周到,共同举行受降仪式,充分体现了老朋友之间的亲密关系。他会在近日飞往北美,参加这场难忘的盛典!

    加拿大政府的投降仪式。在十几天之后进行了,美国政府的投降仪式。则是在一周之后,唐秋离坐在主席台上,看着美国总统杜鲁门,脸色灰败,步履蹒跚的走上前来,鞠躬递交了投降书,心中感慨万千,自己亲眼见证了一个在后世,世界霸主的覆灭,而希特勒则是喜形于色,发出尖利的狂笑之声。

    北美战事以了,接下来,就是分蛋糕的时候了,对此,唐秋离和希特勒都心照不宣,不过,希特勒显然有些紧张,他担心自己的这位中国老朋友贪心,那就很难办了。

    美国投降仪式之后,希特勒和唐秋离两个人,各自带着几名年轻的参谋军官,走进一间会议室,会议室的桌子上,平铺着一张北美,中美洲和南美地图,瓜分北美战争结束后的利益,就在这间名不见经传的房间内开始了。

    对于美国领土的瓜分,唐秋离的要求是,迪勒拉山系以东,包括海伦娜、盐湖城和菲尼克斯以西地区,归自己所有,对于加拿大领土的划分,则是加拿大全部国土面积三分之一的西部地区。

    对于墨西哥,因为不是被占领的国家,还是德国的盟友,不能按照战败国来瓜分,唐秋离只要求,墨西哥境内西部地区,西乌德雷山脉以西的狭长地带,为永久租借地,中美洲地区的一半面积,归自己所有,但巴拿马则是全部归自己所有,至于南美洲,他只要求五分之一的土地面积,但必须是在南美洲的西部地区。

    没有激烈的争吵,也没有过多的讨价还价,完全是一副有商有量,你谦我让的场面,唐秋离和希特勒,很快就达成协议,对于唐秋离的大度和慷慨,希特勒非常感动,不管从那个方面来看,德国都占了极大的便宜,把整个美洲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领土,都纳入了德国的版图。

    而唐秋离也是非常满意,觉得自己也没有吃亏,虽然在北美和南美以及中美洲的领土划分上,自己貌似得到的比德国人少得多,但却是实现了自己把太平洋,变成未来国家内海的战略计划,北起白令海峡,南至非洲的好望角,美洲大陆上,自己到手的领土,正好是一个弧形地带,把太平洋东部紧紧的拥抱在怀中。

    有个细节问题,在划分为边境之后,唐秋离郑重的提出来,在确定的边境线上,中德双方军队,各自后撤十公里,留出二十公里的非军事区,作为缓冲地带,双方士兵均不得进入。

    唐秋离的理由是,如果边境线紧挨着,双方巡逻的士兵,整天价鼻子对鼻子,眼珠儿对眼珠儿,双方的习惯和风俗不同,天长日久,士兵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难保不生出事端,一旦发生冲突,那就是会死人的事儿,岂不是破坏了中德间的传统友谊?

    对此,希特勒完全赞同,大为赞赏唐秋离想得周到细致,他也头疼,德国士兵今后怎么与中国士兵和平相处,自己的手下,可都是些骄兵悍将,独立师士兵也不是省油的灯,唐秋离的方案,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对整个美洲的利益划分,两个决定性人物取得一致意见之后。底下的人,没有提出任何不同亦或是反对意见。相关协议,很快就以文件的形式固定下来。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有意思的是,最早跟在德军屁股后头,进入北美战场的意大利,不应该分得一杯羹,却自动被两大巨头,特别是希特勒给忽略了,在瓜分美洲利益的时候,连一点儿残羹剩饭都没给墨索里尼留下。

    希特勒不提及意大利人。唐秋离自然不会是主动提起此事,可怜的意大利人,可怜的墨索里尼,丢了本来在北美可以有所作为的几十万部队,还得掏出大笔的银子,赎回战俘,仅仅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说辞,绝对无法形容意大利现在得到的结果。

    唐秋离在北美大陆,逗留了一周多的时间。处理了一些军务和政务,一直在北美战场的刘铁汉,也从洛杉矶赶到旧金山,唐秋离亲自到机场去迎接。

    回到前线指挥部后。两个人落座,唐秋离道:“铁汉兄,我在近日就要返回仰光。美洲的事情,就全托付给你了。师指决定,由你担任北美和南美以及中美洲占领区军政委员会主席一职。代表我,全权处理军政事务,东指部队就驻守在美洲,暂时改编为各地警备部队。”

    刘铁汉苦笑道:“师长这是难为我了,指挥打仗我在行,处理政务,那是门外汉啊,军政委员会主席这活儿,跟打仗不靠边儿吧!”

    “此职务非铁汉兄莫属了!一时间,你让我去哪里找到更合适的人选?”唐秋离笑着说道:“当然,不会总是让铁汉兄军政一肩挑的,我会在派来合适的人员,替你担过去政务这一块儿!”

    “另外,我离开北美之后,其他兵团的撤离工作,铁汉兄就以副师长的身份,具体安排吧!几百万人,总不能都挤在北美,光是吃饭就成问题!”

    唐秋离于一九四五年初,离开洛杉矶飞回仰光,倏忽又是一年过去,在这一年里,他终于完成了自己一直构想的大计,挥师数百万灭掉了日本,铲除了中国的死敌和世仇,永绝后患,以最小的代价,在北美大陆和南美大陆,以及中美洲地区,获得了应得的利益,把太平洋变成了内海。

    一年的时间,世界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环顾全球,大的战争再也没有,独立师部队几百万将士,也不需要再流血牺牲,已经成长为与德**队并列的两大巨头之一,可以安心的享受胜利果实了。

    一月份的仰光,温度怡人,海风徐徐,三位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定边,不用分心,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唐秋离要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思考内心一直萦绕着的大事儿,一幅在心里,早已经开始描绘的宏大蓝图,一切已成定局,到了把蓝图变成现实的时候了。

    一月八日,留守处机要通讯科送来一封密电,专程去重庆,与国民政府商谈东北归属问题的刘翰章,从重庆飞来仰光,面见唐秋离汇报重庆之行的情况。

    刘翰章愈发的精神矍铄,一见面儿,还是老脾气,“主席,我此次赴重庆,幸不辱使命,已经与国民政府签署了东北地位的相关协议,东北正式独立,我不明白的是,主席您对东北志在必得,接手之后,会赋予东北什么样的地位,别忘了,你还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副委员长!”

    “很快就不是了!”唐秋离淡然一笑,明白刘翰章的担心,道:“我已经决定,独立建国,这么多年来,独立师数百万将士浴血奋战,流血牺牲,打出来这么大的一片地盘儿,交给谁我都不放心,只能自己建立一个新国家了!”

    “主席,您要独立建国?”刘翰章震惊得跳了起来,双眼灼灼生辉,随即,他一脸的释然,道:“其实,我早就猜出来了,并不感到意外,想想也是,独立师将士付出牺牲,打下来的偌大领土,岂能交给现在的国民政府,哼,国民政府那些大员们,不提也罢!”

    看来,刘翰章对于国民政府的官员,一直没有什么好感,肯定是想起了当初,海外留学归来。带着为国报效却四处碰壁,报国无门的痛苦。

    唐秋离莞尔一笑。道:“翰章兄,未来新国家的名号。首都和国歌、国徽,以及政府机构设置等具体事宜,还需要你亲力亲为啊!别指望我,我是门外汉!”

    “垂垂老矣!”刘翰章摇摇头道:“刀锋以钝,不堪再用,主席手下有那么多年富力强的人才,何须老朽参与其中,只求建国之后,主席给我安排一个闲职。让我亲眼看着新的国家蒸蒸日上,便平生足矣!”

    “翰章兄!”唐秋离看着刘翰章道:“翰章兄不必自谦,新国家的国务总理一职,非你莫属,交给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别忘了,你老兄可是从定边开始,就一直跟在部队的身后,负责接收各地的地盘儿。从东北到日本,算起来,没有谁比你更有经验了!”

    刘翰章还要坚辞,唐秋离却转变了话题。道:“翰章兄此次去重庆,除了商谈东北地位问题之外,就没发现点儿其他的事情?重庆现在的气氛如何?”

    刘翰章颇有些苦恼的摇摇头。道:“我又不是木头人,发现了。国民政府那些大佬们,整天叫嚣着剿共。正在调兵遣将,杀气腾腾,似乎要与**开战,唉!国家刚刚剪除了外患,黎民百姓还没有得到休养生息,就又要陷入内战的战火涂炭之中!”

    “唐主席,我还有一事不明,以你的身份和实力,以及在国民政府里的地位,应该有能力阻止这场内战发生吧?但你为什么没有去做?”

    刘弘章的语气之中,似乎有责怪之意,但其中的内情,唐秋离却无法对任何人说,只好道:“国共两党现在是水火不容,即便是我勉力捏合到一起,也势必会留下破裂的种子,翰章兄,有些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人力有穷尽,我们只能顺其自然了!”

    。。。。。。

    公元一九四五年六月一日,经过紧张的筹备,一个崭新的国家诞生了,国号为新唐共和国,定都在中南半岛的仰光,唐秋离当选为终身国家主席,华夏复兴党终身主席,国家军事委员会终身主席,刘翰章为首任国务总理,负责组织政府,独立师部队的各级将领,均在新国家陆海空三军里,担任重要的职务。

    新唐共和国的国土面积,北到西伯利亚全部,西到东印度地区,南至澳洲大陆,东部延伸至北美大陆、南美大陆和中美洲西部,整个太平洋和印度洋,都成为新唐共和国的内海,领土和领海面积,达到了几千万平方公里之大,成为仅次于德国的国土面积第二大的国家。

    选择国家政体的时候,唐秋离对于西方的什么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嗤之以鼻,毫不犹豫的予以摒弃,无论是在历史还是现在,西方推行的什么民主,奉三权分立为圭皋,自认为是普世价值,两世为人的唐秋离,自然知道其本质,可以说是深恶痛绝。

    时至今日,西方式的民主,已经走到了死胡同,既改变不了本国的内疾,也挽救不了其他国家的命运,新唐共和国实行一党专政,多党合作的国家体制,华夏复兴党为唯一的执政党。

    新唐共和国成立之日,德国元首希特勒,不但事先派来一个阵容庞大的代表团,参加开国大典,还最先发来贺电,宣布与新唐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耐人寻味的是,彼时,正在国内战场鏖战的国共两党领导人,均发来贺电,祝贺新唐共和国成立,祝贺唐秋离荣任国家主席。

    。。。。。。

    时光荏苒,转眼间到了公元一九四九年九月底,此时,内战之中的国共两党已经分出胜负,蒋委员长的军队,一败涂地,历史在此拐了个弯儿,兵败的蒋委员长,没有台湾岛作为最后的立足之地,已经是走投无路了,下场无非是成为**的俘虏,亦或是杀身成仁。

    唐秋离并没有落井下石,及时伸出了援手,通过与**领导人协商,将蒋委员长以及追随他的一大批,在战场上幸存下来的国府军政要员,统一安排在日本,此时的日本,除了东京改为长安之外,就连日本的名字,也改为扶桑,其原有的领土。分割为四个互不相连的行政区域。

    在唐秋生的铁腕政策下,几年时间里。有大约近千万日本青壮年及其亲属,被发配到了西伯利亚。参与在当地的大开发,空出来的土地和减少的人口,则是从国内大规模移民来填补,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稀释日本列岛内的原日本人人口数量。

    当然,包括蒋委员长在内,原国民政府的党政军大员们其中的绝大部分,唐秋离是绝对不能重用的,放到一些研究机构或者是干领薪水的部门。当个衣食无忧的闲散之人,但张治中是个例外,唐秋离为他在新唐共和国政府里,准备了一个政府部长的位置。

    而何应钦、陈诚和陈果夫之流及其嫡系人员,唐秋离没有豁达到以德报怨的程度,态度鲜明的下达指示,将这些人驱除出境,爱上哪去就上哪去,反正我是不收留。没有要了他们的命,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至于蒋委员长,唐秋离为自己曾经的上司,安排了一个国策顾问的头衔儿。说白了,就是养起来,对此。包括蒋委员长在内,原国民政府的党政军大员们。都非常感激,自己是战败者。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能够在战火之中,留下一条命,后半生的生活,还有了着落,夫复何求?

    东太平洋上的夏威夷群岛檀香山,一栋普通的别墅客厅里,隔着落地玻璃窗,就能看到窗外,太平洋海面上,翻滚的浪花,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唐秋离一身戎装,手里拿着一支香烟,面向大海,若有所思。

    在他的身后,梅婷拉着已经十几岁的女儿佳琳,梅雪拉着已经六岁多,虎头虎脑的儿子虎子,刘心兰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满眼的幸福,三个女人和两个孩子,都在静静的看着,这个站在阳光下的男人,那挺拔的背影,以及斑白的头发,她们生命的全部,同呼吸、共命运的爱人。

    下午三时正,从收音机里,传来**毛伟人,那浓重的湘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收音机里,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唐秋离笑了,历史还是固执的回到了原来的轨迹,所不同的是,自己打出来的一片天地,会成为新生的共和国,最坚实的守护,他的目光又越过了浩瀚的太平洋,看向中东地区,哪里遍地的石油,会是今后世界争端的热点,不过,自己已经开始布局。

    嘹亮激昂的国歌声,在收音机里回荡,唐秋离吩咐秘书道:“给刘总理打个电话,以政府的名义给**发去贺电,并在第一时间里,宣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请刘总理安排驻中国大使的人选!”

    秘书离开了,唐秋离微笑着看着妻子和孩子们,道:“今天晚上,咱们全家聚餐,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好好喝几杯,开怀畅饮,不妨一醉吗!”

    儿子虎子不解,问父亲道:“爸爸,别的国家成立,我们为什么要喝酒庆祝啊?”

    “儿子,因为那是爸爸和你母亲,还有两位姨娘和姐姐的祖国!”唐秋离慈爱的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道。

    儿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唐秋离抬起头,看着三位笑颜如花的妻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再次飘起那首铭刻于心的词,“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凄婉的词句,在心灵深处回荡,盘旋,久久不散,唐秋离的眼前,又出现了东北的白山黑水、茫茫的原始森林和森林环绕着的那个小山村,刹那间,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全书完)

    补充几句:今天是七月初七,中国传统的情人节,恰逢小锦的这本书,也在今天完稿,权作是对诸位书友的祝贺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另外,西方的那个什么情人节,我们中国人不过也罢,中国人过西方的节日,照猫画虎,是否有矫情之嫌疑?(未完待续。。)
重生之征战岁月最新章节http://www.yx5k.com/zhongshengzhizhengzhansuiyu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三国之无限召唤抗战之钢铁风暴大宋明月钢铁时代拜托姐夫别乱来最强炊事兵汉末帝国时代仙杀二重铜花门寒门崛起